September 2020

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September 2020.

Using COA, Change of Authorization for Access and BNG platforms

https://community.cisco.com/t5/service-providers-documents/using-coa-change-of-authorization-for-access-and-bng-platforms/ta-p/3121215

喜大普奔,XR终于出了内置的Packet Tracer工具了。该工具作用是用于跟踪数据包进入路由器后经过的组件,监视数据包信息,查找数据包丢失或最后一次见到的位置 .

如我们常用的ACL匹配数据包一样,需要设定特定的匹配条件,然后执行该内置的工具进行数据包的匹配。

Packet Tracer Conditions – Offset/Value/Mask

如何生成这个匹配条件,我们提供了一个web工具,如下,包含丰富的数据包类型:

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»

6PE

什么是6PE

摘录一段华为文档的解释:

6PE(IPv6 Provider Edge)是一种IPv4到IPv6过渡的技术。通过6PE技术,ISP可以利用已有的IPv4骨干网为分散的IPv6网络提供接入能力,使得IPv6孤岛穿越IPv4骨干网进行通信。

– 在基于MPLS的6PE网络中:6PE和CE之间利用IPv6路由协议交换IPv6路由信息。
– 6PE之间利用MP-BGP交换IPv6路由信息,并为IPv6前缀分配MPLS标签。
– IPv4骨干网络中6PE和P之间利用IPv4路由协议交换路由信息,并利用MPLS在6PE间建立LSP。

6PE不涉及VPN路由即VRF,其目的就是为了让IPv6孤岛能通过IPv4骨干网传输。所以对于骨干网只需要在PE侧进行配置即可,如下拓扑,简单测试下6PE:

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»

首先放两张图,了解下EVPN VPWS。EVPN VPWS 会使用到Type1和Type 4两类路由,也分为Single-Home 和 Multi-home两种架构,这里记录下single-home的简单配置。

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»